杨闻宇战争散文,延安时期的侦破奇才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军事事迹

杨闻宇战争散文:女子与战神

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期间,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治安科科长陈龙、总政锄奸部侦察科长钱益民、边区保卫部部长陈泊是延安情报界、保卫界的三大侦察专才。其中的陈泊,是一位独臂侦查英雄,被毛泽东称赞为延安的福尔摩斯。 延安的福尔摩斯 陈泊搞情报工作很有一套。他几次独自到距延安数百里的边境情报点去检查工作,颇多斩获,每次都能带回很有价值的情报。 一次,陈泊从内部特情提供的情报中获悉,西安国民党中统机关将在近期派遣一名特务进入边区,公开身份是《中央日报》记者,其任务是检查边区各县国民党党部执行溶共、防共、反共方针的情况。经过请示,陈泊果断布网,很快抓获了这个所谓的《中央日报》记者。陈泊连夜进行审讯,这个特务坦白交待了全部计划。陈泊决定自己取而代之,化装成此特务,到几个县去摸摸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老底。 次日,陈泊穿上被捕特务的衣服出发了。他首先来到延长县,手持《中央日报》的记者证,来到国民党县党部,开口就指名要见书记长。已接到上峰通知的书记长,对他自然不敢怠慢。这些人将他们收集到的我方情报,向这位钦差大臣一一汇报。 在延长县得手后,陈泊又接连到延川、清涧等6个县,对这些地方的国民党内部,进行了探查。回来后,他详细整理了各个县的材料,向保卫部门下达密令,各县公安局按图索骥,捕捉暗藏的特务。这次捕捉活动抓获了特务40多人,大大削弱了国民党潜伏在延安边区的特务力量。 1942年春节前夕,陈泊接到密报:秘密哨所抓获一个来自国统区行动诡秘的男子,名叫陈兴林,这个陈兴林在审讯中供认负有国民党军统交办的重大使命,愿意弃暗投明,但只能向中共保卫部门的负责人谈具体情况。 陈泊感到这个人的价值重大,于是连夜秘密会见陈兴林,听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陈兴林是被迫加入军统的,他本是在西安读书的热血青年。1938年10月,他和几位同为热血青年的同学相约一同去延安,准备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谁知走到临潼时,落入了国民党军统特务之手,他们被强行送到西安郊外的一个训练基地。经过3个月的洗脑和强化训练,陈兴林以优异成绩被派到汉中特训班当教员。 汉中特训班很绝密,是军统头子戴笠一手创办的特务组织。学员毕业后即伪装成进步青年,派往延安长期潜伏。但规定横向之间不可发生联系,也不同上级机关进行联络。 其时,汉中特训班已先后办了九期。1941年年底开始,国民党胡宗南部欲大举进攻延安,需要部署那些已经潜伏下来的特务,做里应外合的准备。可是由于这些人按要求长时间不与上峰联系,特务机关既不知道他们潜伏在延安的什么单位,也不知道这些人叫什么名字,惟一的办法就是选派一个熟悉这些特务的人,打入到延安去,从接触中逐个认识,布置任务。陈兴林被选中了,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从一期到九期的学员,他个个认识。 陈兴林之所以在审讯中流露出愿意向共产党投诚的思想,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经过多年的观察、思考,认为共产党是为国家为民族着想的。他听说八路军已经解放了他的家乡庆阳县,不由地分外思念老母亲和去年成婚的乡村妻子。 陈兴林向陈泊谈完这一切后,提出一个要求:让他自由地回老家庆阳三天,探望老母和去年才成婚的妻子后,再返回延安。 对于已经投诚的陈兴林提出的这一回乡看看的要求,边区政府保卫处内部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大部分人持反对态度,说这是军统特务惯用的伎俩,肯定是想借机逃走;有的人建议派便衣人员武装跟踪,或者将陈兴林母亲和妻子接到延安来。 陈泊主张让陈兴林自由地回庆阳去。他的理由是充分的:一是庆阳已经成了八路军的天下,陈兴林能往哪儿跑呢?二是他即便逃了,其家室还在,陈兴林能不担心家人的安全吗?三是他既然主动交待了一切情况,就是诚心的,否则不怕我方公布他的材料么? 陈泊的意见,得到了中央社会部的肯定。陈兴林临行前,陈泊亲切地对他说:你放心回去,我们决不会派人跟随你。他还给了陈兴林一些边区的货币,让他买些衣物食品回去,并送给一只大烧鸡和几块布料,作为回家的见面礼。陈兴林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感动得泪流满面。三天后,陈兴林如期回来了,见到陈泊就感动地讲起回家的感受,说共产党对老百姓真好,去年庆阳闹了旱灾,边区政府给农民发了救济粮和救济款,他家也得到了200斤细粮。在老家的所见所闻,更坚定了陈兴林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心。 五四青年节很快就到了,延安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集会。陈泊带上陈兴林和十几名挑选出来的保卫干部,便衣武装隐蔽在会场入口处的彩门两侧。从9时起,延安各单位的队伍打着写有纪念五四字样的旗帜,唱着歌列队进场。作了伪装的陈兴林睁大眼睛望着。从人员入场到大会结束,陈兴林指认出特务36名。会后,保卫部门进行逮捕,又加以突审,这些潜伏特务大多数招供,其后再经过这些人指认,相继抓获同党20多人,总共60多人的潜伏特务被一网打尽。 国民党军统汉中训练班大案被一举破获的情况上报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后,中央领导人都感到十分振奋。毛泽东还特地找来中央社会部的负责人康生,询问此大案侦破的具体情况。毛泽东听了汇报后,不禁赞叹:当为奇功!奇功!接着又问:是何人具有如此的神通? 康生说:这是布鲁同志一手操办的。 布鲁就是陈泊的另一个名字。 这个布鲁,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毛泽东风趣地说。 慧眼识破假新四军旅长 破获汉中训练班大案的一年后,陈泊以其杰出的谍报才干,在情报战线再建奇功。 1943年6月上旬,边区接连发生的两起武装特务偷越事件,无疑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引起了陈泊的高度警觉。陈泊每天要保卫处的有关人员,从中央军委和中央办公厅,抄来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认真阅看。这天,他从安排计划中看到这么一项内容:6月22日上午10时,毛泽东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在笔记本上记下田守尧的名字后,陈泊当下来到中央军委,向钱部长询问情况。参谋人员拿出田守尧报到的材料,上面写道:田是今年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经渤海、冀东、平西进入晋西北,从那儿进入边区的。他抵达晋西北时有电报发给中央军委,但所持的中共华中局的介绍信在渡海战斗中丢失。 陈泊看完材料,当即向晋西北的两个兵站去电查证。当天下午,晋西北八路军兵站回电:今年5月下旬,并无新四军旅长田守尧从那儿路过。 陈泊火速来到钱益民部长的办公室,斩钉截铁地说:我建议马上审查那个田守尧,再决定毛主席是否接见。 钱益民问他有何怀疑的证据。 陈泊回答:我认为吴旗、富县发生的几起特务越境事件,表明国民党特务企图混入延安。而在延安,装扮成军人是不容易发现的。这个田守尧,从3月份就离开华中,到现在3个多月了,这中间可能发生很多的变化。为什么田守尧在材料上填写路过晋西北,而兵站回电没有这样一个人,这里面有问题! 钱益民觉得陈泊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把审查田的任务交给了陈泊,让其尽快把事情弄清楚。经陈泊整整两昼两夜的艰辛审查,真相终于大白了,这个田守尧旅长果然是军统派来刺杀毛泽东的高级特务! 原来,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于今年3月初与该旅参谋长彭雄等人,从山东出海绕赴延安来参加会议。他们在渤海的连云港与巡逻的日军遭遇,所有人员无一生还。日军不知道这次海战中击毙的是什么人,但军统特务很快查清楚死者中有八路军旅长田守尧,并将这一绝密情报电告重庆军统总部。在戴笠的亲自策划之下,军统派出数批特务潜入延安,包括这个精心选出来的田旅长。这名高级特务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5天,没有人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受到毛泽东的接见,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却没能逃过陈泊的火眼金睛。功亏一篑,戴笠的阴谋再一次破产了。 6月29日上午,刘少奇同志在延安对记者发表讲话,揭露国民党派遣特务进入延安扰乱并企图刺杀中共领导人的事实,一时舆论哗然,国民党方面狼狈不堪,再一次担负上破坏国共合作的恶名。

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期间,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治安科科长陈龙、总政锄奸部侦察科长钱益民、边区保卫部部长陈泊是延安情报界、保卫界的三大侦察专才。其中的陈泊,是一位独臂侦查英雄,被毛泽东称赞为延安的福尔摩斯。 延安的福尔摩斯 陈泊搞情报工作很有一套。他几次独自到距延安数百里的边境情报点去检查工作,颇多斩获,每次都能带回很有价值的情报。 一次,陈泊从内部特情提供的情报中获悉,西安国民党中统机关将在近期派遣一名特务进入边区,公开身份是《中央日报》记者,其任务是检查边区各县国民党党部执行溶共、防共、反共方针的情况。经过请示,陈泊果断布网,很快抓获了这个所谓的《中央日报》记者。陈泊连夜进行审讯,这个特务坦白交待了全部计划。陈泊决定自己取而代之,化装成此特务,到几个县去摸摸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老底。 次日,陈泊穿上被捕特务的衣服出发了。他首先来到延长县,手持《中央日报》的记者证,来到国民党县党部,开口就指名要见书记长。已接到上峰通知的书记长,对他自然不敢怠慢。这些人将他们收集到的我方情报,向这位钦差大臣一一汇报。 在延长县得手后,陈泊又接连到延川、清涧等6个县,对这些地方的国民党内部,进行了探查。回来后,他详细整理了各个县的材料,向保卫部门下达密令,各县公安局按图索骥,捕捉暗藏的特务。这次捕捉活动抓获了特务40多人,大大削弱了国民党潜伏在延安边区的特务力量。 1942年春节前夕,陈泊接到密报:秘密哨所抓获一个来自国统区行动诡秘的男子,名叫陈兴林,这个陈兴林在审讯中供认负有国民党军统交办的重大使命,愿意弃暗投明,但只能向中共保卫部门的负责人谈具体情况。 陈泊感到这个人的价值重大,于是连夜秘密会见陈兴林,听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陈兴林是被迫加入军统的,他本是在西安读书的热血青年。1938年10月,他和几位同为热血青年的同学相约一同去延安,准备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谁知走到临潼时,落入了国民党军统特务之手,他们被强行送到西安郊外的一个训练基地。经过3个月的洗脑和强化训练,陈兴林以优异成绩被派到汉中特训班当教员。 汉中特训班很绝密,是军统头子戴笠一手创办的特务组织。学员毕业后即伪装成进步青年,派往延安长期潜伏。但规定横向之间不可发生联系,也不同上级机关进行联络。 其时,汉中特训班已先后办了九期。1941年年底开始,国民党胡宗南部欲大举进攻延安,需要部署那些已经潜伏下来的特务,做里应外合的准备。可是由于这些人按要求长时间不与上峰联系,特务机关既不知道他们潜伏在延安的什么单位,也不知道这些人叫什么名字,惟一的办法就是选派一个熟悉这些特务的人,打入到延安去,从接触中逐个认识,布置任务。陈兴林被选中了,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从一期到九期的学员,他个个认识。 陈兴林之所以在审讯中流露出愿意向共产党投诚的思想,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经过多年的观察、思考,认为共产党是为国家为民族着想的。他听说八路军已经解放了他的家乡庆阳县,不由地分外思念老母亲和去年成婚的乡村妻子。 陈兴林向陈泊谈完这一切后,提出一个要求:让他自由地回老家庆阳三天,探望老母和去年才成婚的妻子后,再返回延安。 对于已经投诚的陈兴林提出的这一回乡看看的要求,边区政府保卫处内部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大部分人持反对态度,说这是军统特务惯用的伎俩,肯定是想借机逃走;有的人建议派便衣人员武装跟踪,或者将陈兴林母亲和妻子接到延安来。 陈泊主张让陈兴林自由地回庆阳去。他的理由是充分的:一是庆阳已经成了八路军的天下,陈兴林能往哪儿跑呢?二是他即便逃了,其家室还在,陈兴林能不担心家人的安全吗?三是他既然主动交待了一切情况,就是诚心的,否则不怕我方公布他的材料么? 陈泊的意见,得到了中央社会部的肯定。陈兴林临行前,陈泊亲切地对他说:你放心回去,我们决不会派人跟随你。他还给了陈兴林一些边区的货币,让他买些衣物食品回去,并送给一只大烧鸡和几块布料,作为回家的见面礼。陈兴林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感动得泪流满面。三天后,陈兴林如期回来了,见到陈泊就感动地讲起回家的感受,说共产党对老百姓真好,去年庆阳闹了旱灾,边区政府给农民发了救济粮和救济款,他家也得到了200斤细粮。在老家的所见所闻,更坚定了陈兴林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心。 五四青年节很快就到了,延安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集会。陈泊带上陈兴林和十几名挑选出来的保卫干部,便衣武装隐蔽在会场入口处的彩门两侧。从9时起,延安各单位的队伍打着写有纪念五四字样的旗帜,唱着歌列队进场。作了伪装的陈兴林睁大眼睛望着。从人员入场到大会结束,陈兴林指认出特务36名。会后,保卫部门进行逮捕,又加以突审,这些潜伏特务大多数招供,其后再经过这些人指认,相继抓获同党20多人,总共60多人的潜伏特务被一网打尽。 国民党军统汉中训练班大案被一举破获的情况上报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后,中央领导人都感到十分振奋。毛泽东还特地找来中央社会部的负责人康生,询问此大案侦破的具体情况。毛泽东听了汇报后,不禁赞叹:当为奇功!奇功!接着又问:是何人具有如此的神通? 康生说:这是布鲁同志一手操办的。 布鲁就是陈泊的另一个名字。 这个布鲁,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毛泽东风趣地说。 慧眼识破假新四军旅长 破获汉中训练班大案的一年后,陈泊以其杰出的谍报才干,在情报战线再建奇功。 1943年6月上旬,边区接连发生的两起武装特务偷越事件,无疑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引起了陈泊的高度警觉。陈泊每天要保卫处的有关人员,从中央军委和中央办公厅,抄来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认真阅看。这天,他从安排计划中看到这么一项内容:6月22日上午10时,毛泽东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在笔记本上记下田守尧的名字后,陈泊当下来到中央军委,向钱部长询问情况。参谋人员拿出田守尧报到的材料,上面写道:田是今年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经渤海、冀东、平西进入晋西北,从那儿进入边区的。他抵达晋西北时有电报发给中央军委,但所持的中共华中局的介绍信在渡海战斗中丢失。 陈泊看完材料,当即向晋西北的两个兵站去电查证。当天下午,晋西北八路军兵站回电:今年5月下旬,并无新四军旅长田守尧从那儿路过。 陈泊火速来到钱益民部长的办公室,斩钉截铁地说:我建议马上审查那个田守尧,再决定毛主席是否接见。 钱益民问他有何怀疑的证据。 陈泊回答:我认为吴旗、富县发生的几起特务越境事件,表明国民党特务企图混入延安。而在延安,装扮成军人是不容易发现的。这个田守尧,从3月份就离开华中,到现在3个多月了,这中间可能发生很多的变化。为什么田守尧在材料上填写路过晋西北,而兵站回电没有这样一个人,这里面有问题! 钱益民觉得陈泊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把审查田的任务交给了陈泊,让其尽快把事情弄清楚。经陈泊整整两昼两夜的艰辛审查,真相终于大白了,这个田守尧旅长果然是军统派来刺杀毛泽东的高级特务! 原来,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于今年3月初与该旅参谋长彭雄等人,从山东出海绕赴延安来参加会议。他们在渤海的连云港与巡逻的日军遭遇,所有人员无一生还。日军不知道这次海战中击毙的是什么人,但军统特务很快查清楚死者中有八路军旅长田守尧,并将这一绝密情报电告重庆军统总部。在戴笠的亲自策划之下,军统派出数批特务潜入延安,包括这个精心选出来的田旅长。这名高级特务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5天,没有人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受到毛泽东的接见,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却没能逃过陈泊的火眼金睛。功亏一篑,戴笠的阴谋再一次破产了。 6月29日上午,刘少奇同志在延安对记者发表讲话,揭露国民党派遣特务进入延安扰乱并企图刺杀中共领导人的事实,一时舆论哗然,国民党方面狼狈不堪,再一次担负上破坏国共合作的恶名。

来源: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杨闻宇

浮沉于爱河恨海

十六岁那年,初中毕业的吕璜为了逃婚,悄悄潜出家门,从乐至县进入成都。倚仗学业优异,考入了美国人办的华美女子中学;年终,考试成绩全校第一,被誉为成都的“小七君子”之一。女友雷定芳经常向她讲述民主自由、抗战救亡的大道理,使吕璜热情地投入了抗战救国活动。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学校开除了这个令人瞩目的女学生。

吕璜和几位被开除的同伴,在党组织的秘密安排下,奔赴延安。从延安女子大学毕业后,吕璜成为延安保卫部的一名侦察员。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一九四二年春节前夕,组织上安排吕璜到一百五十公里外的绥德保安处去工作,而且为她配了一匹白马和一名公务员,督促她尽快动身。别人不明就里,吕璜却心里有数:显然,是出差外地的陈泊快要返回延安了,组织上不打算让吕璜与陈泊照面。这对男女之间,“金风玉露一相逢”,麻缠事就更多了。这是组织上对意外的、不合常规的爱恋纠葛惯常采用的手法——调离第三者。让彼此远相回避,或许,能够眼不见心不恋吧。

朔风凛冽,地冻天寒,吕璜北上,孤雁单飞,心绪栖栖惶惶,无可赴诉,竟与王昭君离汉宫而出远塞大有相似之处。蜀地女儿人样俊俏、妩媚,卓文君、薛涛已有先例。绥德的保安处长见这个女子双眉似蹙非蹙,内里却又隐含着掩饰不住的英武之气,还以为是延安方面特地为绥德方面送来了一位美女呢,心里美滋滋的。后来,打听到这个女子是陈泊的情人,这才怏怏作罢,算是平静下来了。

事情原委是这样的。

保卫部侦察科科长陈泊,原名卢茂焕,又名布鲁,一九○九年生于海南岛一个渔民之家,十七岁投身革命洪流,长年奔走于南洋,曾任马来西亚总工会纠察队队长。一九三二年秋,受中共中央指令,为除掉大叛徒(原新加坡区委书记)李锦标,陈泊自制炸药,不幸炸弹自爆,左手掌被炸断。辗转进入延安之后,一九三九年十月,陈泊出任侦察科长。一次,保卫部门抓获一名伪装成《中央日报》记者的军统特务,经审讯,这个特务坦白交代了自己的全部计划:检查边区各县国民党党部执行“溶共、防共、反共”方针的实施情况。接下来几天,陈泊穿上那个特务的衣服、手持《中央日报》记者证,先后来到延长、延川、清涧等县,对这些地方的国民党内部进行视察;每到一地,当地的潜伏特务纷纷专程前来“谒见”。陈泊返回后,保卫部向各县公安局下达密令,按图索骥,一下抓捕了四十多个暗藏的特务。陈泊传奇式的经历,直令吕璜暗暗地仰慕不已,敬佩不已。

一九四一年夏,胡宗南的部队进犯边区。陈泊奉命带领秘书、警卫员、吕璜和一个班的武装南下,检查、布置敌特工作。十多人的工作组进入国民党占据的洛川地区,只能抄小道行走,山路崎岖,林草纠缠,晚间只能找破庙或破窑安歇。吕璜是唯一的女性,夜幕降临时,无可选择,也只好与十多位男性挤在一起,和衣而卧。

一天深夜,睡得正香的吕璜忽然被混乱、激烈的吼叫声惊醒:“狼!狼来了!狼来了!”月地里,一群拖着扫帚尾巴的狼影在院子里匆匆乱窜,眼里凶光荧荧。吕璜小时就听到过狼性残忍的故事,一时吓坏了,慌忙朝身边一个身影躲过去,那人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右手掏出手枪警戒着门外,低声对伙伴们下令:“不许开枪!”这地方一旦开枪,就会暴露工作组的目标。狼被赶散了,吕璜才发现自己的脸颊紧紧贴在陈泊的肩窝里,双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身子。有生以来,吕璜这是破天荒的一次,羞涩极了,扭过身子低下头去,脸上一阵阵发烧……一个少女情急而躲身,天经地义,众人根本没在乎。

陈泊没事人一样,仍然像大哥哥那样细心地照料吕璜。她累了,他托住她的脚扶上马背;逢遇清凌凌的山溪,示意吕璜去洗洗,他站在远处守候。翻山越岭,跋涉数日,他们到达了陕西省委所在地——照金村。这是黄土高原上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为了隐蔽,省委将这个工作组安排在荒无人烟、峰峦重叠、古木参天的一座古庙里。大伙白天四处收集情报,夜里由陈泊汇总。第二天,他与吕璜去照金村,通过设在那里的电台向延安汇报。

古庙与照金村之间荒草萋萋,几乎无路可通,两人便沿着一条逶迤曲折、清澈欢快的小溪赶路。出山之后,吕璜脱下蓝灰色的八路军军服,从皮带上卸下红布包裹的小手枪,将一头乌发挽成髻儿,簪几朵陈泊采来的黄白小花,被扶上马背,乔扮成一个陕西山乡的小媳妇;陈泊牵着马,头上系一条白羊肚子毛巾,便俨然是小媳妇的“丈夫”了。当地老乡偶尔碰到这样的小两口,禁不住让在路边,啧啧称赞,称赞这秀气的小媳妇太标致了,简直是从年画上小心翼翼地揭下来的人儿。有时候返回早些,吕璜与陈泊仍是这身打扮,并排坐在蜿蜒澄澈的小溪边,四只赤脚浸在水里,说说笑笑

因为工作需要,在照金村一带,吕璜、陈泊就这样形影不离,朝夕相处。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在阔大的、浓浓的树荫下,陈泊俯下身,深深地吻了期待已久的吕璜。树影筛动,月地里的吕璜热泪盈盈,荡漾在爱河之中……月影西斜,二人都有些惶然。吕璜清楚,陈泊是有妻子的,她叫李琦,颇有大姐风度,现在保卫部负责内勤工作,是很有教养的一位大学生。吕璜自己对自己早有告诫,可仍是这样身不由己地掉进爱河,同时也陷入灭顶的痛苦、折磨。因为李琦很爱陈泊,平时对吕璜也视同妹妹。一个当妹妹的,怎能控制不住自己,这样呢?

爱河从来就是个无底魔洞。吕璜、陈泊在其间陷得太深了,组织上批评、调离,依然无效。二人信来信往,吕璜整天以泪洗面,陈泊与李琦也是貌合神离。李琦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性,知道这一类感情是任何方式也无法挽回的,便主动向组织提出离婚。吕璜是个好姑娘,她愿意成全他俩的婚事。像李琦这样在爱情上能处理得如此冷静、得体的女性,着实罕见。爱火炽燃于胸的吕璜,并不想存心破坏李琦的家庭,可她在这个今天活着、明天就有可能牺牲的战争环境里,却又时时设想:哪怕仅有一时半晌的幸福,这一生也不枉了。倘使在幸福之后遭遇敌人,她愿意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这人生仍算是无悔的,满足的。吕璜正在痛苦熬煎之际,忽然收到李琦大姐的一封信,平静而宽容地表示自己主动退出这个漩涡的决定,吕璜颤抖着哭了,痛苦、歉疚地哭了一宵。一九四二年春,陈泊、吕璜在延安结婚,新郎三十二岁,新娘二十一岁。李琦带着孩子,由组织上安排到距延安九十公里外的地方从事新的工作。

正度蜜月,陈泊接到特情密报:秘密哨所抓获一个来自国统区的行动诡秘的男子,名叫陈兴林。一天深夜,陈泊会见了陈兴林。

陈兴林原来是在西安读书的热血青年,后与同学相约去延安时被军统特务截住,将他强行送到西安郊外的一个训练基地。经过三个月的强化训练,因成绩优异被派到绝密的特务组织“汉中特训班”当教员。这个特训班是戴笠一手创办的,三个月训练一期,毕业后即伪装成进步青年进入延安潜伏。到一九四一年十月,特训班已办了九期,陈兴林一直担任教官。面对陈泊,他表示愿意向共产党投诚,可事关生死,便又提出一个要求:让他自由地回老家三天,探望老母、妻子。对于陈兴林提出的要求,保卫部多数人不同意,认为这是特务耍的花招;陈泊却极力主张给其一个宽松的环境,促进他思想的转化。三天过去了,在保卫处多数人担忧之际,陈兴林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

五四青年节,延安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陈泊挑选出十多个便衣武装来到会场,让陈兴林隐蔽在入口处,抓获特务二十四名。会后进一步突审,潜伏的五十六名特务被一网打尽。情况上报后,毛泽东由衷赞道:“这个布鲁,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很快,陈泊被任命为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卫处处长。

陈泊另一项令人钦佩的杰作,是及时洞察了军统特务企图刺杀毛泽东的险恶阴谋。

一九四三年接连两起武装特务偷越哨口的事件,引起了陈泊的高度警觉。他向中央军委保卫部部长钱益民汇报了自己的想法,作出了加强防特反特、特别是保卫中央领导人安全的决定。陈泊每天都要仔细阅看从中央办公厅抄来的中央主要领导人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一天,他看到这样一项安排: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毛泽东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陈泊找来田守尧的有关材料,详细看完之后,快步来到钱益民的办公室,提出了自己的怀疑之点。钱益民思考之后,觉得陈泊的怀疑有道理,就把审查任务交给陈泊。最后叮嘱:“这件事情,关涉重大,你可要特别注意方式方法。”

整整用了两个昼夜,陈泊终于将“田守

本文由必赢娱乐备用网址发布于军事事迹,转载请注明出处:杨闻宇战争散文,延安时期的侦破奇才

关键词:

深圳工业机器人多少钱一台,人工智能在军事中

当假新闻遇见黑科技 核武器也用人工智能(AI)?构想太疯狂,一旦判断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深圳工业机器人多少钱一台...

详细>>

全面加强新时代部队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习主

办好中心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党建会议精神学习惯彻,既是一项重大的政治职务,也是一项长时间的...

详细>>

高度达到1万公里,美跟踪中国探空火箭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谌庄流】美国国防部发言人15日称,中国13日向太空发射了一枚火箭,但并没有向轨道投送...

详细>>